首页 > 印象金华 > 发现 > 正文

兰江产美石——黄蜡石

提示: 很多江流是无声的,比如兰江。不管是冬天枯水期,抑或春水泛滥时,都是静静的。这里常发大水,《钦定续通志卷》载:“高宗建炎十四年五月,婺州水兰溪县水侵县市,中夜水暴至,死者万余人?!?

很多江流是无声的,比如兰江。不管是冬天枯水期,抑或春水泛滥时,都是静静的。这里常发大水,《钦定续通志卷》载:“高宗建炎十四年五月,婺州水兰溪县水侵县市,中夜水暴至,死者万余人。”但哪怕是洪水进城,淹死了人,浸倒了房子,也都是和和气气的。这性格像极了兰溪人的性格,温和敦厚。兰江古名兰溪,旧时因“崖多兰茝,故名兰溪”。邑因溪而名,反而溪名倒变了,把兰溪名字让给县城,自己改叫成兰江。兰江是浙江母亲河钱塘江的南源,长三百公里(水文学的兰江是从开化县源头一直算到梅城,计三百公里)。

很多江流是有声的,比如兰江。翻开史书,你就知道,这里原来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内陆通道。非洲、南亚的货船航行至福州后,大量的货物从闽江溯行而上,至浦城上岸,翻仙霞岭至江山,重新走水路,经三百公里的兰江入钱塘江,然后从杭州进大运河,北上京城。曾经有大量的印度和非洲贡品,如斑马、长颈鹿等异兽经由兰溪而献至京城。更有文人途经兰江,留下吟咏。明朝奇人徐文长《将至兰溪夜宿沙浦》中道:“远火澹冥壁,月与江波动。”唐朝诗人权德舆 《自桐庐如兰溪有寄》道:“新妇山头云半敛,女儿滩上月初明。”而宋朝杨万里留诗更多,计有十余首。他在《望横山塔》中写道 :“六年不见横山塔,茅屋东边忽半尖。”古时的兰江,山水是美的。明张瀚《松窗梦语》载:“将至兰溪,山开水渟,势逆而聚,风气顿异。”古时的兰溪,也是富庶的。清徐宗干《斯未信斋杂录》说:“腊月,由苏到杭。新正初七日,自杭州入衢州。沿途观灯,兰溪尤胜。” 张瀚也说:“(兰溪)城郭修整,人民富庶。离浙而南,诸郡邑不是过也。”兰江更书写了很多历史事件,如王阳明曾数过兰江。太平天国时期洋枪队长白齐文被李鸿章捉住后,用船押运京城,途经兰江时,神秘翻船溺毙,留下百年迷案。

很多江流是甘甜的,比如兰江。明叶权《贤博编》载:“湖州菱湖水缲丝,杭州西湖水漂绵,无锡惠山水烹茶,金华兰溪水造酒,皆东南之美。”在古代,兰江水最适合造酒。宋朝,兰江水制作的兰溪酒天下闻名,以致当时把兰溪当成酒的别名。陆游有诗:“一榼兰溪自献酬,徂年不肯为人留”即可为证。

很多江流是产美石的,比如兰江。兰江盛产一种美石,叫黄蜡石。应该从远古就有,可被人发现却是近些年的事。笔者是兰溪最早赏玩黄蜡石的人之一,与石友杨淑衍、朱维康等人于2006年左右开始在兰江里拣拾黄蜡石,原来只是当成观赏石赏玩,偶然的机会,与金华会雕刻的石友结识,试着将自己拣来的黄蜡石拿去雕刻,竟然发现质地不逊于美玉,方知黄蜡石是可供雕琢的良材。浙江黄蜡石的兴起始于金华兰溪,并带动江西石友赏玩黄蜡石,对于黄蜡石而言,功莫大焉。

黄蜡石是无声的,它不会说话。在亿兆年的时光里,它静静地躺在水流中,与岁月同老。我曾在《黄蜡石之歌》中写道:“江南清溪边,沉寂睡万年。何物来相伴,青苇与红莲。”它用等待来迎接命运的改变,它也只能等待。石不能言,即使可人,如无人代言,又有谁知其美?

而书是有声的,它能替石发声。去岁,兰溪历史文化整理工程办公室起了宏志,要为兰溪黄蜡石写书立言。此工程极为浩大,起初,我尚存疑。想以文史整理办之力,能否成就此大事。毕竟,写兰溪黄蜡石的书,不但要有专业知识,还要集多方资源,非一二文章即可。如人跑步,跑几百米,人人皆可。但要跑完马拉松全程,则需要大毅力方可完成,就是一场马拉松似的工作。但到年底,文史整理办工作人员将书的初稿给我校正,我方大吃一惊,佩服毅力不凡。至上月书成,文史整理办又将出版的《兰溪黄蜡石》送我,翻阅后更是惊讶。本书涉猎全面,图片精美。为当前国内罕见的黄蜡石专门著作。不觉幸甚,既为兰溪黄蜡石幸甚,即使以后兰溪黄蜡石如和田玉籽料般,绝迹于江河,至少,已经有一本书详述了它的前生今世,可永志于史。又为兰溪文史整理办幸甚,其以办公室寥寥几人,而成就兰溪风物的挖掘、整理和承传之事业,撼动石界,让人知道兰溪不但有美石,更有一批热衷于收藏兰溪黄蜡石的爱好者和热爱兰溪乡土文化的年轻学者。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黄蜡 兰江